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決策中心 >> 農業情報 >> 專題情報服務 >> 正文
國外農民都有哪些財產權利?
日期:2014-04-15 作者:農業情報研究室 來源: 點擊: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加快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推進城鄉要素平等交換和公共資源均衡配置,完善城鎮化健康發展體制。隨后下發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進一步對“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做了詳細闡述。由此可見,以耕地、宅基地、集體資產等為代表的財產權利將成為深化農業和農村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之一。而賦予農民更多的財產權利,無疑意味著要進一步改善農民的地位和待遇,縮小城鄉居民在財產稟賦方面的差距。針對這一問題,我們查閱相關文獻,對國外農民擁有的財產權利狀況做了梳理,并得出幾點啟示,希望能為全會精神的深入貫徹落實提供參考。
    一、財產權的界定
    所謂財產權,是指與人身權相對稱的,具有一定物質內容的,直接體現為經濟利益的權利。財產權不僅包括以所有權為主的物權、準物權、債權、知識產權等權利,還包括了在婚姻、勞動等法律關系中產生的、與物質相聯系并體現為經濟利益的權利。例如,基于婚姻、家庭產生的夫妻之間的財產權,家庭成員之間的撫養費、贍養費的權利以及相互間享有的繼承權利,基于勞動關系產生的領取勞動報酬、退休金、撫恤金等權利,都屬于財產權范疇。
    財產權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十三條規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國家依照法律規定保護公民的私有財產權和繼承權。”就農民而言,最為特殊的是對承包經營的土地和集體分配的宅基地所享有的權利。對此,《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都作了較為明確的規定。其中,第四十二條規定:“征收集體所有的土地,應當依法足額支付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地上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費等費用,安排被征地農民的社會保障費用,保障被征地農民的生活,維護被征地農民的合法權益。”第一百二十五條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人依法對其承包經營的耕地、林地、草地等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權利,有權從事種植業、林業、畜牧業等農業生產。”第一百二十八條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人依照農村土地承包法的規定,有權將土地承包經營權采取轉包、互換、轉讓等方式流轉。流轉的期限不得超過承包期的剩余期限。未經依法批準,不得將承包地用于非農建設。”第一百五十二條規定:“宅基地使用權人依法對集體所有的土地享有占有和使用的權利,有權依法利用該土地建造住宅及其附屬設施。”而第一百八十四條則指出,除法律規定可以抵押的外,耕地、宅基地、自留地、自留山等集體所有的土地使用權不得抵押。上述幾項條款基本上勾勒出農民對耕地和宅基地所擁有權利的大致輪廓,那就是擁有使用權,可以流轉,但不得抵押或改變用途,征用時可獲得補償。
    二、國外農民所擁有的財產權利
    國外特別是西方發達國家大部分都實行土地私有制,農民相對擁有更多的財產權利,但是,他們享有的權利并非絕對,也會多多少少受到一些限制。
    (一)國外農民財產權的主要內容
    一般來說,西方發達國家的農民擁有如下形式的財產權:
    1.土地所有權。發達國家普遍實行以私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形式并存的土地制度,也就是說大部分的土地是歸農民所有的。例如,美國土地主要有國有和私有兩種基本形式,而且,隨著農業生產的發展,土地國有比重相對下降,私有比重略有上升。在各種形式中,私有土地占50%以上,聯邦政府所有的土地占30%以上,州政府土地占10%左右。 英國也是一個以土地私有制為主體的國家,絕大部分土地為私人或法人所有,政府和公共部門占有的土地僅為很小一部分。日本現行的土地所有制度是以個人私有為主體,國家所有、公共所有、法人所有并存的一種制度,其中,公共所有是指為都道府縣市叨村等地方公共團體所有,私人所有的土地面積占全部面積的60%以上。
    2.土地使用權。在發達國家,即使不擁有土地,也可以通過租賃的方式開展生產經營,因為租賃屬于標準化的市場行為且受到法律保護,所以,這種所有權與經營權相分離的生產模式同樣比較穩定,沒有給生產者的積極性帶來較大影響。例如,雖然美國國有土地的所有權掌握在國家手中,但并不是由國家直接經營,而是通過租佃的形式由農場主經營,其經營權、使用權、處置權大部分由農場主掌握。 在日本,所有者可以通過多種形式實現與經營者的分離:一是以土地租佃為主要渠道,促進土地經營權流轉;二是以地域為單位,組成農用地利用改善團體,促進農地的集中連片經營和共同基礎設施的建設;三是以農協為主體,幫助“核心農戶”和生產合作組織妥善經營農戶出租和委托作業的耕地。
    3.土地處置權。美國法律保護私有土地所有權不受侵犯,各種所有制形式的土地可以自由買賣和出租,價格由市場供求關系決定。另外,所有者也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在土地上開展住房和基礎設施建設。例如,美國農民哥斯特的土地位于第三大城市芝加哥郊區的一個叫做史特靈的小鎮,總計1500英畝,部分是由祖輩傳留下來的,也有一部分是租賃別人的。哥斯特的家就建在農場里,他還建了養豬場,甚至耗資3-4萬美元新建了建筑面積約200平方米的辦公室。此外,他還建了一座規模較大的糧食倉庫作為投資,內可儲藏上萬噸玉米。
    4.土地繼承權。因為多數情況下是私有財產,土地在一定條件下也可以由后代繼承。在歐美發達國家,很多農場都是經過幾代人的傳承經營才發展壯大起來的。57歲的肯尼是住在密西西比河畔的棉農,也是美國棉花協會的副主席。他們家世代都是農民,在曾祖父時只有600畝土地,以種植蔬菜為生;到了祖父那一輩,有了近2000畝土地;現在,他與兩個兄弟一起經營著6萬畝棉花田和1.8萬畝大豆。 米靈恩是荷蘭的一個邊境小鎮,那里的土地都是圍墾得來的圩田,屬國家所有,但以較低的價格租給農民。農場的平均規模是30公頃,農場主65歲退休,后代可以無償繼承,但只允許有一個兒子或女兒繼承。如無人繼承,則國家收回土地,再租給其他農民。
    5.土地抵押權。在發達國家,土地作為私有財產是可以抵押的。德國早在1949年就制定了《德意志農業地產抵押銀行法》,用來強化農業地產抵押銀行建設,通過土地所有權抵押的方式,為農業和農村發展提供資金支持。 在丹麥,有專門為青年農民開設的抵押信貸機構,這些機構可以為青年農民提供大額抵押借款,而抵押物就是他們父母正在經營的土地。如果到期不能交付利息或償還本金,抵押信貸機構將接管整個農場。按照丹麥法律,抵押信貸機構只允許提供相當于農場總價值的70%的貸款。 韓國農民一般以土地和家庭財產為擔保,向農協申請貸款,在韓國驗證院等專門機構進行評估后,一般可貸到擔保額度的80%。
    6.品牌知識產權。有些農民由于經營規模大,農產品質量好,逐步培育出了自己的品牌,從而擁有了無形資產——品牌的知識產權。龜山周央先生經營著位于名古屋市阿比久町板山地區的一個家庭農場,主要種植金芝麻,產品很受消費者歡迎。除了種植以外,他還非常重視金芝麻的深加工,用自產金芝麻加工成金芝麻鹽、金芝麻醬、金芝麻油等產品。為了擴大銷售規模,他建立了自己的品牌,成立了直銷店。他還積極通過其他渠道進行品牌宣傳,如開展“教育農場推進事業”的農業觀光活動,讓幼兒園和小學的孩子親身體驗金芝麻栽培過程,培養孩子們對農業生產的興趣。對此,日本NHK電視臺、名古屋地區的最大報紙《日中新聞》均有大量報道,這無疑對他的品牌起到巨大的推廣作用。
    7.金融財產權。農業生產面臨嚴峻的自然和經濟風險,西方國家大規模的農場經營更是如此。在這種情況下,很多農民就利用發達的金融市場工具來分散風險,保證收益。這一舉措也將他們轉變成擁有金融財產權的資本化農民。前面提到的住在密西西比河畔的棉農肯尼總是比較理智、有計劃地進行農業生產,他更傾向于根據預期收益來選擇種植的作物品種。此外,他還喜歡做期貨交易。當其他農民都在為棉花價格的上下波動而發愁時,他卻可以每磅76美分的價格來做期貨,這樣無論什么情況出現都不會對他的收入產生很大影響。
    (二)國外農民土地財產權所受到的約束
    雖然相比之下發達國家農民擁有的財產權,特別是土地財產權,更加穩定和自由,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他們行使權力時就不受限制。事實上,在很多國家,農民的土地財產權都是不完整的。在美國,雖然私有制是土地制度的基礎,但是,聯邦和州政府仍對土地終保留有三項權利:一是土地征用權,即只要政府是出于公共目的征地,并且用適合的市場價格給予原土地所有者補償,那么,土地征用就是不可抗拒的;二是土地管理的規劃權,即土地的開發利用必須符合政府的土地使用規劃,以使土地資源的利用帶來更好的社會效益;三是政府必須征收足額的土地稅。 在日本,政府同樣可以為了發展公共事業而征用私人土地,日本憲法中有在需要時可以征用私人財產的規定。此外,日本的土地所有者還要繳納土地取得稅、土地保有稅、土地登記許可證、固定資產稅和土地轉讓所得稅等稅收,負擔非常重。 在英國,雖然實行的也是土地私有制,土地權利受法律保護且可以自由交易,但是,土地的用途是受管制的,按規定土地所有者并不能隨意對土地進行開發。
    三、對中國深化農業和農村改革的啟示
    從國外農民所享受的財產權狀況以及行使財產權所受到的限制上可以得出如下啟示,供中國深化農業和農村領域改革提供決策參考:
    (一)鞏固家庭聯產承包經營
    從發達國家的情況來看,并非只有私有化才能穩定農民的預期,提高農民的積極性,進而擴大生產規模。在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的條件下,農民同樣可以發展家庭農場,實行現代化、產業化經營。因此,在深化農業和農村改革過程中,應繼續堅持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基礎地位,在此基礎上發展聯戶經營、專業大戶、家庭農場和農民合作社,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
    (二)尊重農民的自主選擇
    不受干預也是財產權擁有程度的一個重要衡量標準。相比之下,發達國家土地財產權受到的限制和干預較少,農民可以在法律框架內,根據市場原則自由地取得、使用和處置土地。因此,在推動土地制度改革時,要充分尊重農民的自主權,不能搞強迫命令,也要確保農民權益不受損害,同時,農民自愿的經營、互換、流轉等行為,只要合法合規,就應予以尊重,不得加以干涉。
    (三)豐富農民財產權利的內涵
    根據發達國家的做法,應將農民的土地“使用權”進一步物權化,使它真正轉化成農民可變現的資產。在堅持和完善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前提下,應賦予農民對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轉以及對承包經營權的抵押、擔保等權利。同樣,對集體資產股份,農民也應當被賦予占有、收益、有償退出及抵押、擔保、繼承等權利。與此同時,還要完善相關的法律法規,建立公平的要素市場環境,使農民的財產權利得到充分保護,不受侵犯。
    (四)推動農民財產權的延伸和拓展
    推動農業實行規模化、專業化、現代化經營,建立健全科技、信息、金融、商務等現代服務市場,加大農民教育培訓,提高農民的綜合素質,促進其擁有更多類型的財產權。允許農民以承包經營權入股發展農業產業化經營,使農民享有股權;鼓勵農民發展現代種養殖業,通過規模化、標準化經營來打造自主品牌,使農民積累起無形資產;健全農村金融市場,完善農業金融服務,使農民變為債權人、被保險人和期貨市場參與人,從而擁有金融財產權。

注: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若單位或個人不同意刊載本信息請與本站聯系。
版權所有:北京市農林科學院農業科技信息研究所
電 話: 010-12396(按0轉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區板井曙光花園中路9號
京ICP證090834號 京ICP備0905397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047
海南开奖结果查询